秦冠华:伴你从军路 咽下甜和苦

秦冠华:伴你从军路 咽下甜和苦

原标题:秦冠华:伴你从军路 咽下甜和苦

军嫂——秦冠华,1991年4月出生,29岁,宿州市埇桥区城东街道十里社区人,本科学历,2019年10月被宿州市埇桥区双拥工作委员会评为“最美军嫂”,现任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妇产科助产士一职。

军人——梅子成,2010年12月入伍,2013年12月入党,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72集团军某旅班长。服役期间,先后二次获得优秀士兵,三次获得优秀士官,多次被评为优秀党员。2014年12月荣立“三等功”一次。

军嫂,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名字,在她的背后,承载的是一个家庭的顶梁柱,是一个丈夫的贤内助,是整个社会的好榜样。丈夫在部队服役,秦冠华守候家乡,相隔异地,心在一方。这么多年来,秦冠华自己带着孩子,可她没错过孩子一顿饭、让他淋过一滴雨;没有让自己的工作变得一团糟;也没有和公婆红过脸让丈夫难做……军嫂秦冠华的爱情是世上最甜的爱,也是最苦的爱。在这酸甜苦乐中,有无比的幸福,也有无比的心酸。

秦冠华:伴你从军路 咽下甜和苦

0 1

白衣执甲、无私奉献,她是迎接生命的白衣天使

作为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产科助产士,秦冠华热情、专注、踏实。工作7年来,她凭借丰富的经验、扎实的作风、负责的态度,迎接了许多新生命的诞生,成全了很多幸福美满的家庭。产科的工作非常辛苦,从上班一直忙到下班,连一口水都顾不上喝也是经常的事,每次遇到顺产接生,她都要在产妇面前半蹲弯腰半小时之久,浑身酸痛得都直不起身来。但当听到新生儿“哇哇”地唱响生命第一声的时候,瞬间所有的苦与累也就烟消云散了,她把自己称为摆渡的天使,把生命接回人间。产科的工作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单一,偶尔也会有一些小插曲,记得2017年9月29日,一个产妇产后大出血,只有丈夫一人在医院陪护。新生儿无人照看,秦冠华就边照顾宝宝边工作,不顾自己有孕在身,一抱宝宝就是一个多小时。秦冠华怀孕期间反应强烈,长时间呕吐吃不下饭,即使这样,也强忍着工作没有请假,她不想给领导带来工作上的麻烦,怀孕七个月的时候仍坚持上夜班,白班一直上到临产。即使这样,也从不抱怨,相反,一有时间就学习医学专业知识,在2020年10月14日本院组织的“卫生知识竞赛”中力压对手,获得第一名的好成绩。

秦冠华:伴你从军路 咽下甜和苦

展开全文

0 2

孝老爱亲、坚强自立,她是爱家护家的贤妻良母

秦冠华的家庭不算富裕,公公婆婆年纪也大了,不能干重活,丈夫常年不在家,照顾公公婆婆和孩子的重任就落在了她一个人身上。一天,她下夜班回家,看到婆婆坐在凳子上,额头上渗着硕大的汗珠,眼睛里含着眼泪,原来是小孩发烧了,婆婆不知道如何是好。此时已是晚上11点,连出租车都没打过的婆婆,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本以为儿媳妇会发火,但是她没有,她先安慰了婆婆,再抱起小孩,联系车辆,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后说估计是吃凉东西导致的,让打点滴。深夜她抱着孩子在点滴室打针,此时她多想念丈夫,想到这眼泪就止不住的在眼眶里打转,但当她回头看见婆婆满头白发、一脸焦急的时候,又忍住了。吊完点滴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回去的路上,她才想起来,自己晚上加班晚饭也没吃,婆婆只顾着着急也没吃晚饭。回到家,来不及休息急忙到厨房里煮了面条,婆媳两人吃了才算忙完。像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她说过,梅子成你不在家,你爸妈就是我爸妈,你放心吧!她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结婚4年来,她们不像婆媳,更像母女。

03

内心笃定、无怨无悔,她是让丈夫无惧风雨的终身伴侣

结婚4年来,在一起相伴时间寥寥无几。虽总是聚少离多,但他们的感情却没有因为时间的变化和空间的距离而有丝毫生疏。相反,4年鸿雁传情、电波倾诉,相互理解、彼此扶持,使他们更加互相信任彼此和珍惜。有人说,军恋是候鸟的守候和迁徙,是不变的初心和等待。“人居两地,情发一心”,大概是对军恋最贴切的描述。军婚很辛苦,但她仍然感到很甜蜜,她常说自己很幸福,因为她知道,丈夫是一家不圆保万家团圆,嫁给这样有责任心的男人,心里很踏实。结婚以来,每天晚上六点半是她们情感热线时间,彼此诉说着相思之苦,他把部队生活的情况向她讲讲,她把家中的家常里短向他唠唠,电话的银线把夫妻俩两颗相爱的心紧紧的拴在一起。正是因为经受住了距离的考验,时间的分离,这份感情才变得更加坚固。因为妻子的支持和鼓励,有了坚实的“大后方”梅子成心无旁骛,入伍十年来工作业绩突出,无论在什么工作岗位上都能做到任劳任怨,到哪里都受到各级部队的领导的肯定和表扬,无论任务多么艰巨都能高标准高质量完成。

朴实、勤劳、善良、工作兢兢业业,是这位“军嫂+宝妈+儿媳”的最好写照。是她让我们看到一名军嫂撑起来的一片天地,是她让我们看到什么是“舍小家为大家”的军嫂作为。她默默陪伴着梅子成的从军路,铸就了对方也成就着自己。( 通讯员 王 敏)

来源:安徽日报

编辑:汪雪

审核:李媛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