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这个前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在中国开了一所学校?

原标题:为什么这个前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在中国开了一所学校?

为什么这个前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在中国开了一所学校?

对于中国基础教育,你有多少话想聊?

焦虑的父母、患抑郁症的北大学生、不堪重负有时候还“毫不感恩”的中国学生......

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也许是毫无办法吧,毕竟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但是有一个人,她不仅找到了理论上可行的办法,而且还付诸实践,做出了一所很不错的学校。这个人是谁?她就是一土学校联合创始人、前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李一诺。

李一诺所开办的一土教育2016年创立时仅有31个学生、5位老师、三间教室,现在已经成长为目前拥有2个校区、在校学生400多人、全职老师100多人、家长成长社区5000+的现象级创新教育机构。

2018年,一土入选教育部首批未来学校实验研究课题;2019年成为入选哥伦比亚大学SDG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Program可持续发展)Global School的中国学校。

2020年11月,一土教育又获颁“2020亚洲教育论坛年会”的“亚洲教育创新奖”。

为什么一土可以在短期内获得家长、教育部和国外名牌大学的多重认可?它的教育理念是什么?在基础教育的三个大的关键元素——教学体系、师资建设和家校关系,一土都有哪些创新?

授课老师|一土教育联合创始人 李一诺

编辑 |混沌大学商业研究团队

支持创新前沿课课程主任 汤向阳 王莎莎

本文为混沌大学商业研究团队原创文章

展开全文

中国教育最需要重构的是关系

现在中国的基础教育问题重重,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1.社会上全民焦虑,学校里也焦虑,但是教的内容与社会需求脱节,学生毕业即失业;

2.教育参与者幸福感低,导致社会中的优秀人才不愿意进入教育行业;

3.人才的缺失进一步导致基础教育远离社会先进认知,学校与社会脱节,状如孤岛,被迫选择高管控的教育体系。

4.教育资源的不公平现象普遍存在,又加剧了人们的焦虑感。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状?

一土教育联合创始人李一诺对此给出了四个观点:

首先,我们现在教育的问题是看不见的层面的问题: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是看不见的。

在教育当中,学生和学生之间是竞争的关系,老师和老师之间是竞争的关系,老师和管理者之间是上下级的关系,老师和家长之间,往往是表面和谐、实则对立的关系。在拧巴的关系里,每个人都很难做真实自然的自己。所以不管放多少资源,有多么好的名师和课程,如果关系不对,大家就体会不到幸福。所有的人都身心俱疲。

关系是一张看不见的但联结所有人的网。如果我们认同教育是关于关系,关系这张网的共振,就可以完成教育大部分的工作,美好的关系带来安全感和幸福感,是真实的学习发生的基石。

而关系不对的时候,再多的资源,也会被消耗,会因为互斥而低效。

因此,解决中国的教育问题,就在于重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第二,教育的问题是社会问题的集中折射。

因此只靠教育界本身不能真正推动教育的改变。一定要从全社会的视角,看到整体,才有可能真正带来对教育不同的思考。

第三,教育是有公共属性的。做教育其实就是做社会,要有一个推动社会进步的发心,要看到教育之外的社会。这才是教育的应有之义。

第四,现在的教育的主旨仍然是竞争和淘汰,而不是成全。而这样的淘汰带来的这样的恶性竞争,其实是教育里面各种关系错位和情感痛苦的根源。

一土:一所“成全式的教育社区”

虽然洞察到中国教育的问题,但是教育是一个复杂的工程,一个人能做什么?

2016年前后,李一诺因三件事,而与教育结缘。

首先,李一诺想,如果我们反思社会是怎么进步的,会发现当遇到大的体系问题的时候,其实合适的方法往往并不是去颠覆一个现有的体系,而是去尝试构建一个小的生态和小的体系作为开始,这就是她创办一土的思路。

当时,李一诺的大儿子5岁了,在美国要准备上学前班和小学。当时在美国有一个很受人瞩目的创新学校叫做可汗实验学校。前一年李一诺刚刚见到了这所学校的创始人Salman Khan了,了解到这所学校的创办思路,觉得非常的振奋,把自己的儿子也送入了这所学校。

2016年,由于工作的关系,李一诺从加州回到北京。同年她开办“一土学校”,要将这里变成一所“成全式的教育社区”。

什么是“成全式的教育社区”?

李一诺说,它的核心其实只有一个,就是人。看见人、重视人、以人为中心。

这里的人不仅仅是儿童,也包括里面的成人。人和人之间不是你上我下、你死我活的关系,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质和才能。只有每个人都真实、全面地成长,才有可能实现这样从淘汰到成全的改变。

因此,李一诺想用一种成全的方式,去构建一个有关学生、教师和家长的社区。在这个社区中,不仅有关注学生教学质量的教学教研体系,还有关注教师和家长成长的体系。

为此,李一诺在一土提出了要构建三个中心:

  • 以学生为中心的课堂,
  • 以教师为中心的学校,
  • 以学校为中心的社区。

当然,学校主要以学业为主。成全如何能够帮助学生实现这个目标?

李一诺认为,学习好的前提是自信,学生认为自己可以、我能行,我有足够的智慧,就能做好这件事。

那么自信的前提又是什么呢?是有安全感。

李一诺认为,安全感其实才是真正的学习最重要、最不可或缺的基石。

一个有安全感的环境应该如何构建?

一土提了四个词,就是真实、亲密、平等和安静。

真实是一切的前提和基础。很多人认为自己给孩子的一面是真实的,其实不然。我们在面对孩子的时候,实际上是有很多焦虑的,这种焦虑并不是出于恶意,而是因为爱。

我们希望给孩子一个最好的未来,但是未来是充满不确定性的。在面对不确定性的时候,我们最正常的反应就是害怕,害怕的时候我们就会放上各种各样的面具。我们很多时候说焦虑是为了孩子好,实际上并不是,只是你内心害怕而已。

所以如果这个时候能够去真实地面对自己,明白这种焦虑其实不是真正地为了孩子好,而是为了去抚慰自己内心的恐惧,这种真实是很多好的教育开始的一个重要前提。

亲密在真正好的关系中大家是亲密的,我们可以直接说很多不愿与外人分享的话,这时候你才有安全感。

平等,更多指的是成人和孩子。我们经常讲平等,但实际上在学校教育里面做到平等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作为成人,你有对于儿童的无限权威,你说什么孩子就只能听。有一句话叫做儿童叫做No choice,No voice,就是孩子并没有选择,也没有声音。所以真正能够做到平等是很困难的一件事,需要我们成人放下自己对儿童的权威感,去真正能够蹲下身来。

安静,在当下的中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因为现在的社会节奏非常快,生活里面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噪音、焦虑,很多事情要一步到位。但这样的一种状态,对孩子的教育是非常有害的。这个安静并不是指声音上的安静。真正好的学校里孩子是非常吵闹的,但那是一种非常健康的吵闹,也是一种内心的安静。

通过自我认知成就孩子

在李一诺提出的三个中心中,以儿童为中心的课堂是一土学校的核心。这是一次重要的转变,从以成人和教师为中心的教学方式,转变为以儿童为中心的学习共同体。

什么是学习共同体呢?孩子和老师可以组成一个学习的共同体,孩子和孩子之间也是一个学习共同体。

有一个一土的数学老师关于学习共同体的例子非常有意思。

在疫情中,大家都要在网上上课。于是这个数学老师就让孩子自己去讲天干地支,讲跟数学有一些什么样的对应关系,孩子真的能够做出来,效果非常好。所以一土的老师讲了一句话:Learning by doing,就是通过在孩子自己参与、自己思考、互相合作的过程中,才真正能够把很多教育的内容内化到孩子心里。

为什么用这种教育方式效果很好?

那我们要先问,学习的过程是什么?目标又是什么?

李一诺认为,每一段学习,都像海螺的圈一样,既是起点又是终点,不断循环。

首先是自我认知;

然后在认知自我的基础上学会学习;

接下来可以沟通协作,知道如何跟别人合作;

继而我们去追求生活中方方面面的美好;

第五步叫做敢想敢做,就是你做的所有的事情,其实最终是让我们去认知这个世界,去推动世界变得更好。

学习为什么是个海螺的形状呢,就是在敢想敢做之后,你又开始认知自我了,其实教育都有双重指向,一方面是向内指向自我,一方面是向外指向认知我们的社会和世界。

一土教育中的学习共同体,其实正是通过人与人的交互,使人才能够不断地成长,这也是一个不断循环的过程。

通过职业赋能,让教师有幸福感

有了以儿童为中心的课堂,有人也会产出一个问题:这得需要什么样的老师,才能去实践这样的教育?

的确,其实教师才是教育里的核心难点,所以一土的另一个中心是教师。

以教师为中心,不是指在教室上使劲儿,而是我们到底要如何看待教师这个角色,如何支持教师的职业成长,最重要的是需要老师有幸福感。

在教育里,如果成人没有幸福感,那我们讲让孩子有幸福感就只是一句空话。人毕竟不是机器,孩子在一个充满爱的地方,一个充满善意的地方,他的身体机理都是不一样的。有的时候我们看不到这些看不见的东西,只去看表面的东西,就会出现问题。

怎样才能让老师有幸福感呢?李一诺认为,教师幸福感的缺失是对职业发展迷茫,因此让老师有幸福感的关键在于对他们的职业赋能。

李一诺认为一个老师有5种角色:

  • 学习导师
  • 人生教练
  • 倾听者
  • 合作的伙伴
  • 环境构建者

李一诺希望,一个老师在不同的职业阶段,上述的每种角色也有不同的比重。

比方说最开始的时候做学习导师,然后随着老师自己的人生阅历和经验的增长,他的角色转到做人生教练。虽然成长的途径不是固定的,但是她支持年轻的老师们从相对比较容易的地方入手,然后不断地扩展能力的范围和深度。

李一诺曾经参观过美国的特许经营学校,这是一种特殊的公立学校,同样由政府提供资金,但是学校可以做很多一般公立学校没有的创新。

这个学校提倡项目制学习,但有一天李一诺跟这个学校的教师聊天,对方说其实这些都是表象,今天可以有项目制学习,明天可以有其他的形式。但是核心仍然是构建关系,构建一种场,然后教师不断地根据孩子的需求,根据对这个世界问题的看法,去考虑用什么样的方式更好地实现教学的目标,更好地去设计教育体验。

其实人和人之间的这样一种场,才是最重要的。

一土也在用这种思路做教育,核心的理念就是:真正在人的层面看到教育,在人的层面看到孩子,在人的层面看到成人。

因为只有当成人的教师是开放的、积极的状态时,他对孩子才可能会产生真实的教育。

做学校就是做社会

了解了一土以儿童为中心的课堂、以教师为中心的学校,很多人会心生疑问:什么样的家长会把孩子送去一土呢?

一土又是如何构建同家长的关系的呢?李一诺说,通过构建以学校为中心的社区。

在很多中国的亲子关系中,家长把孩子视为实现自己未实现梦想的工具。在这种视角下,如果孩子不好,父母就没有价值。我们把对自己的价值判断,放到了孩子的表现上。

如果继续往下问,为什么我们认为只有孩子好我才有价值?那是因为我对自己的价值不够接纳,我认为我不够好。

我们这一代或者这两代中国人都有这样的感受,就是在整个成长的过程中家长总觉得你不够好,总说:你看别人家的孩子多好。你也总觉得自己不够好,导致对自我的不接纳。有了孩子之后,你又会想用孩子去弥补自己的不好。其实这是一种外化,我们并没有真正地关心自己、接纳自己。所有这些外求都只会带来痛苦,对孩子也痛苦,对你也痛苦。

鸡娃是一个非常流行的词汇,自己的孩子比别的孩子学习好,可能你暂时觉得很满足,但是你的孩子能比所有的孩子在所有方面都好吗?当别的方面、别的孩子比你好的时候,你依然会觉得很痛苦。很多家长因此时常在这种痛苦和暂时的、虚假的幸福之间不断反转。

对于家长来说,最重要的是接纳自己,让自己从孩子的成长中也获得成长。

当你把这些问题真的看透的时候,最后其实是作为成人,我们自己内在的那个孩子,并没有得到认可,所以我们才不断地有各种方式,去面对自己内心的不接纳。

所以有一句很有意思的话说,其实作为一个在抚养孩子的家长,其实可能真正需要抚养的那个孩子,是你自己,而不是你表面的孩子。

因此一土要赋能家长,让家长做最好的自己。

一土为家长开展了各种形式的共学课堂,有Workshop的活动,也请教育界的专家来跟大家分享。

通过这样的交流,每一个人都能在一个能够真实面对自己的场里面,呈现出特别真实和美好的状态。

有一个一土跟家长做的活动是大家都穿着睡衣。在这个过程中,大家都可以摘掉外部的标签,不管你在外面是律师,还是工程师、创业者、投资人,不管你怎么厉害。但是这种标签会产生各种各样的距离感,摘掉之后大家是一种非常自然的接地气的状态,内心都是同样的一种感受。

李一诺说,你想对孩子好,最好的一件事情就是做好你自己,孩子其实是有很多智慧的,他可以从你身上的状态、你的选择、你的内心状态,看到父母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些东西对孩子的激励远远超过你的说教,或者培训班、补习班等等。

为了让家长做最好的自己,一土开办有家长的戏剧团、合唱团,有各种各样的家长自己的活动,也都非常非常热闹。家长也觉得在这里,自己是可以被接纳的。

家长成长是教育的应有之义。我们有时有一个误区,就是认为教育就是对孩子,我所有的劲都要使在孩子身上,其实不是这样的。就像一个小苗要长一样,它的种子在里面,它什么东西都可以自己长,你需要做的不是每天拿针去挑种子、去勾种子,你需要做的只是把这个种子周围的环境,土壤、阳光、雨露做好。

那这些阳光、雨露、土壤是谁呢?就是你自己。当你自己是对的时候,其实这个小种子它自己会长,而不要把很多精力放在拔苗上。

但是当我们把精力放在自己身上,去建构这样一个成人的场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其实孩子的成长是一个自然而然、无为而治的这样的一种状态,这也是一个特别美好的结果。

现在国际上有一个教育的核心理念叫做Education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就是为可持续发展而教育,这非常重要。

我们想一下教育最终是为什么?很多时候我们只看到眼前,看到我们要考试、要就业、要有工作、要挣钱,最终我们也不用仰望星空,就往前看一点就好了。

然后呢?我们需要有一些更宏观的视角,在这样的视角上,我们应该是为整个地球,能够可持续地发展。

资中筠曾说,回顾人类社会的发展,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文明,多少年来的发展,其实只有两个词贯穿它的主线,一个是发展,一个是平等。

这两个事情大家都认同,但它怎么跟我们的实际生活发生关系?

实际上它是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关系的,我们每天都在感受到这个社会的发展问题和平等的问题,我们的教育也要有这样的一种视角,才能真正跟整个人类社会发展的主线融合和交织。

如果理解做教育就是做社会,那么核心的工作是启蒙。

对教育,大部分成人的状态是在看似忙碌的梦游,所以启蒙的对象不是儿童,是梦游的成人,包括家长和所有参与和相关的成人。

好的教育,只有觉醒了的人才看得见,看得懂。

还是有希望,因为梦游并不幸福,总有人会醒。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