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职业幸福就源自这里

原标题:所有的职业幸福就源自这里

所有的职业幸福就源自这里

[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

守望新教育 守望真善美]

职业情感来自童心,教育智慧源于难题。

无论是现实中真实的象棋大师,还是我想象中没当成的电影放映员和书店工作人员,都有一个共同点,即职业和爱好完全是一回事。

谁爱儿童的叽叽喳喳声,谁就愿意从事教育工作,而谁爱儿童的叽叽喳喳声已经爱得入迷,谁就能获得自己的职业幸福。

当工作与爱好成了一回事,那么与其说是工作,不如说是爱好;与其说是为自己而工作,不如说是为自己的爱好而投入整个的生命,并享受其中——所有的职业幸福就源自这里。

相信种子,相信岁月。埋下种子,以日以年;守望岁月,静待花开。

所有的职业幸福就源自这里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日新之谓盛德。惟进取也故日新。有发明之力者虽旧必新,无发明之力者虽新必旧。—道在日新,艺亦须日新,新者生机也;不新则死。德贵日新。常新,自新,全新。(《新教育——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 》。[守望新教育],守望真善美——

展开全文

让梦想开花!

新教育首先是真教育

真教育是心心相印的活动

向着青草更青处

人活着,一定要热爱点什么

......

所有的职业幸福就源自这里——我为什么会爱上教师这份职业?

作者|李镇西|新教育研究院院长

文章来源|镇西茶馆

对于我来说,不是先认同这个职业才获得幸福感,而是通过幸福感的获得,而真正认同了这个职业。

所有的职业幸福就源自这里

我有一个朋友对我说,他从小就喜欢下棋,曾经对他妈妈说:“如果长大了上班也能下棋就好了!”他妈妈说:“傻孩子,你上班得挣钱养活自己呀!下棋只是下班后玩的,不能当饭吃的。”

后来我这朋友成了职业棋手,获得了“象棋大师”的称号。他对我说:“我对我的职业非常满意,因为无论上班时,还是下班后,我做的都是我喜欢的事!”

很多人以为我从小就想当老师,其实不是。我小时候最想当电影放映员或书店工作人员,这两个职业都能让我上班下班做我喜欢的事——看电影或看书。

无论是现实中真实的象棋大师,还是我想象中没当成的电影放映员和书店工作人员,都有一个共同点,即职业和爱好完全是一回事。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数学家陈景润,在黑暗的年代蜗居于六平方米的屋子里,为攻克“哥德巴赫猜想”而一遍遍地演算数学题,有时候连续十多个小时都不出门。旁人觉得他简直就是苦行僧,可他却沉醉其中。

有人会质疑:“搞教育,怎么可能把职业与爱好融为一体呢?谁会把教育当作爱好啊?”

是的,有天生就喜欢体育的人,有天生就喜欢音乐的人,却很难找到天生就喜欢教育的人。“把教育当爱好”,这话听着就别扭。

但如果真的能把教育当爱好,职业幸福将源源不断,并伴随终生。

所有的职业幸福就源自这里

我显然也不具备“天生就喜欢教育”的基因——我估计谁也没这样的“基因”。但是,我参加工作后,一旦意识到自己将终身从教,便问自己一个很朴素的问题——

我为谁工作?

这个问题可大可小——大到关系国家的未来,比如为了“民族复兴”“中国梦”,小到关系自己的生活质量,比如为了自己每一天的快乐。

我想,高高兴兴也是当老师,悲悲戚戚也是当老师,我选择什么?

对于我来说,不是先认同这个职业才获得幸福感,而是通过幸福感的获得,而真正认同了这个职业。

当然,我承认自己的性格中有适合当老师的一些因素,如喜欢小孩,较为敏锐,比较细腻,性格也比较开朗,等等。但真正让我慢慢喜欢上教师这个职业的,是一届一届孩子给我的纯真情感,是一个一个难题给我的丰富智慧。

——因为有了情感,所以有了幸福;因为有了智慧,所以有了成就。

所以,我经常给年轻的同行说:“职业情感来自童心,教育智慧源于难题。”

所有的职业幸福就源自这里

所以,怎样才能爱上教育,并获得成就?我的建议是——

第一,多接近孩子,走进心灵。

和人打交道的职业显然不止教师,医生、警察、商场售货员……也与人打交道。但不同职业所面对的“人”是不同的。医生面对的是没精打采的病人,警察面对的是为非作歹的罪犯,售货员面对的是买了东西转身就走的顾客。

而教师呢,面对的是世界上最纯洁的孩子。如果说,成人之间交往,多少还有一些戒备的话,那么走进教室,我们完全可以心灵不设防,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个纤尘不染的精神世界。

苏联教育家阿莫拉什维利说过:“谁爱儿童的叽叽喳喳声,谁就愿意从事教育工作,而谁爱儿童的叽叽喳喳声已经爱得入迷,谁就能获得自己的职业幸福。”

所有的职业幸福就源自这里

那么怎么才能爱上“儿童的叽叽喳喳声”呢?

很简单,和孩子一起玩儿呀!尽可能和他们待在一起。课间和他们一起打篮球,和他们一起跳绳,周末带着孩子去郊游,在河滩上斗鸡,在小树林里捉迷藏……这是我年轻时教育工作的常态,是的,“常态”!我没想过要刻意“走进心灵”,也没有想过“亲其师信其道”——没那么功利,我就是觉得和他们一起玩儿,很开心。

当孩子把我的眼睛蒙上,在我背后拍拍我的头然后又跳开,或者用树枝敲打我的屁股时;当我和高三男生摔跤,被四五个高三小伙子压在草坪上时;当我和一群少男少女手牵着手,站在黄果树瀑布下,任飞溅的水花把我们浑身上下淋透时……那种幸福感,是任何职业无法企及的。

慢慢地,一到假期我就想他们了,我感觉自己离不开孩子了——原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爱上教育了,我“上瘾”了。

这就是“职业情感来自童心”。

第二,不重复自己,研究难题。

估计已经有读者在心里不以为然:“难道教育就是你说的这么简单——带着孩子玩儿?后进生、单亲家庭留守儿童、早恋、网瘾、升学率……无数的难题,你难道就没遇上过吗?”

所有的职业幸福就源自这里

当然遇到过,甚至可以说,每天都有一个又一个的难题向我扑来,但这正是我的课题。

是的,把难题当课题,不但是克服职业倦怠的有效方法,而且也是任何教师获得专业提升并赢得教育成就的最佳途径。

仔细想想,为什么有的老师老感觉不到职业幸福?因为他每一天都没有变化,面对一个个难题他除了哀叹或发怒,就束手无策。没有变化,每天重复自己,这是许多教师渐渐厌恶职业的重要原因。

我经常对年轻教师说:“有的老师教了三年书,其实他只教了一天,因为他每一天都在重复自己,今天和昨天没有什么不同。”这样教书, 不厌倦才怪!

那如果换种职业状态呢?尽可能让每一堂课都有那么一点点创意,让每一天都有一点点和昨天不一样的地方,每带一个班都不要重复自己……这里的“创意”“不一样”“不重复”来自哪里呢?正来自一个又一个的难题。

年轻时我带班遇上男女生交往的“难题”,我便研究青春期教育,于是有了我的教育专著《青春期悄悄话》;

我曾带过全校最差的班,每一个顽童都是我的研究对象,围绕他们我阅读和思考,并尝试用各种方式去转化他们,每天都记录他们的表现和我的反思,于是有了我的教育叙事《与顽童打交道》;

所有的职业幸福就源自这里

学生的学习基础相差悬殊,怎么进行教学才能够让所有孩子都能有所提高?于是我以“因材施教”的理念探索“分层递进教学”的方式,每次备课背四套教案,每天的作业设计四套作业,每次测验命制四套考题……结果获得成功,于是有了我的课题论文《让每一个孩子都享受成功》……

这样搞教育,每个日子都是新的;这样带学生,每一天都会收获智慧。

这就是“教育智慧源于难题”。

我现在已经退休两年,可依然为教育忙个不停:带着一群年轻人围绕教育而阅读、思考、研讨、写作,偶尔也给他们上上课;奔走于全国各新教育实验区,和老师们一起探索中国教育改革的路径;平时在家,每天都要阅读(重读)教育经典,在公众号“镇西茶馆”发布每天写的教育文章……

有人说:“为教育累了一辈子,退休后该歇歇了。”我说:“教育早已是我的爱好,而爱好是终生的,不存在‘退休’一说。你见过爱好钓鱼的男人过了60岁就不钓了吗?你见过爱好逛商场的女士过了55岁就不逛商场了吗?”

所有的职业幸福就源自这里

所有的职业幸福就源自这里

既然是爱好,哪有“退休”的?

这篇文章只是谈我个人的感受,我并不想也不可能把我的意志强加给大家,强迫所有教师都必须把教育当爱好。一个老师如果仅仅把教育当工作,尽心尽责也无可指责,不必非把教育当爱好,甚至上瘾。

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爱好是爱好,也不错的。但是,如果把工作当成了爱好,幸福感肯定要多得多。

当工作与爱好成了一回事,那么与其说是工作,不如说是爱好;与其说是为自己而工作,不如说是为自己的爱好而投入整个的生命,并享受其中——所有的职业幸福就源自这里。

“《麦田里的守望者》为世界贡献了一个词语,守望。教育不是管,也不是不管,在管与不管之间,有一个词语叫“守望”。” 守望新教育,守望真善美。——陈东强(《向着青草更青处——深耕十大行动,共享幸福完整 》)

中国教育有弊端,但怒目金刚式的斥责和鞭挞,虽痛快却无济于事。对于中国教育而言,最需要的是行动与建设,只有行动与建设,才是真正深刻而富有颠覆性的批判与重构。——朱永新(《教师幸福‌‌来自‌‌美好关系——朱永新教师节致新教育同仁》)

所有的职业幸福就源自这里

《守望新教育》特别链接——

新教育研究院简介——了解和加入新教育指南(2019最新版)

重磅!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教育质量的意见——新教育实验的选择与行动

向着青草更青处——深耕十大行动,共享幸福完整

“新教育实验”价值系统的特征与实现路径

新教育之光——新教育实验的奥妙何在?

在新教育的田野里舞动梦想,用心开一朵属于自己的花

图说《新教育在银河》(十二讲)——走,我们去找好教育

新教育——未来教育的一面旗帜

......

所有的职业幸福就源自这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