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答问

星辉app首页【总代QQ223345】

星辉app首页【总代QQ223345】原标题:写作答问 | 管童 管建刚:作文教学的三问三答

管建刚简介

写作答问

管建刚,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管建刚作文教学研究室主持人,国家“万人计划”教学名师,正高级教师,江苏省特级教师,中国语文报刊协会写作教学专业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出版《不做教书匠》《一线教师》《一线表扬学》《我不是班主任》《我的作文教学主张》《我的作文教学革命》《我的作文教学六讲》《我的作文评改举隅》《我的作文教学故事》《我的作文训练系统》《我的作文教学课例》《管建刚和他的阅读教学革命》《指向写作:我的9堂阅读课》《儿童作文和实话实说》等二十多部专著。先后在马来西亚中国香港、江苏、浙江、山东、上海、广州等地,上课、讲座近千次。

作文教学的三问与三答

管童 管建刚

一问:爱阅读的孩子怎样才能会写作?

孩子挺喜欢看书的,为什么不喜欢写作文?为什么还是写不好作文?为什么还是一提起作文就愁眉苦脸?

(1)这一问误解了“多读多写”。不能说“多读”了自然能“多写”,更不能说“多读”了自然“会写”。一个人既要“多读”,也要“多写”,“多写”的过程中“多读”,“多读”的过程中“多写”,“多读”和“多写”在交互中促进。把“会写”的宝压在“多读”这一根绳上,这根绳会承受不起。多读,并不一定能多写,更不一定能会写,因为阅读跟写作相比,写作辛苦得多。很多人都会阅读(手机阅读也是阅读),但是很少写作。张小龙设计微信朋友圈只要用户拍拍照就可以了,文字可写可不写,拍照和写作相比,后者要难多了。阅读和写作,就像看电影和演电影。看电影是轻松的,拍电影是辛苦的。99%以上的人都看过电影,99%以上的人都不可能拍电影。哪怕自媒体时代。

(2)误读了“阅读是写作的基础”。基础只是提供了“成”的可能性。阅读是写好作文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充要条件。作文观念不正确,看再多书也不一定会写。经典的作品都在“说真话”,都在说自己想说的话,作家写虚构小说也写得泪流满面,路遥写《平凡的世界》,写到田晓霞死了,哭得无法继续写下去。马尔克斯在写作星辉app首页【总代QQ223345】《百年孤独》,曾因书中布恩迪亚上校的死亡而在妻子身边啜泣不止。豁达写《穆斯林的葬礼》,她说,“我的稿纸常常被眼泪打湿,有时甚至不得不停下来痛哭一场”。蔡骏写《谋杀似水年华》,女主人公田小麦和少年时代的爱人秋收共同搭乘摩天轮俯瞰整座城市,蔡骏突然忍不住哭了。蔡骏说,民工的儿子怎能与警察的女儿谈恋爱?所以,我被迫也是必须让他们从摩天轮下来,从此分别,十年都没有再见过面。……故事是虚构的,可是内在的情感和思想是真实的。然而相当多的孩子以为写作文是说大人要的话、老师要的话、考试要的话,有了这个错误的观念,那么他的阅读就很难跟他的作文对接起来。现在“五子登科”的作文少了,“五子登科”的阴魂却还在儿童作文里盘旋。这个问题不解决,阅读是一回事,写作是一回事,读再多书也未必会写作文,至多是培养能得高分的作文枪手。

展开全文

(3)阅读时要有一颗“作文心”。一个老师能够唤醒、激励、鼓舞,学生觉得写好作文多么光荣,写好作文多么星辉app首页【总代QQ223345】幸福……“作文心”活了,带着一颗“作文心”去阅读,阅读就跟以往不一样了,就像一个一心想要当演员的人,带着一颗“演员心”看电影,他看的电影就跟以往不一样了。大部分孩子在“写好作文”的愿望下看书,他的“看”会在不知不觉中发生“质”的变化,他不只关注故事写了什么,还会关注故事怎么写出来的。故事写了什么,这样的阅读几乎是天生的,生而就有的;故事是怎么写出来的,这样的阅读却不是人人有的。一些孩子在“作文心”的指引下,会闯进“怎么写”的阅读世界,也有一些孩子没有专门的训练,他一直在“写了什么”的阅读世界中,而不能捅破那一层窗户纸,进入全新的“怎么写”的阅读世界。这样的孩子,要给他们再上一课,指出作者的写作奥秘。每次点出一两个地方即可,时间久了,孩子的阅读发生变化了,作文也发生变化了。

二问:如何把写作技巧“有趣地教”给学生?星辉app首页【总代QQ223345】

(1)要有趣地教给学生写作技巧,老师心中先要有一肚子的写作技巧。学生作文要有“谋篇意识”,老师自己不知道“谋篇”是怎么回事,“谋篇”有哪几种方式,“有趣地教”当然无从谈起。写作技巧不能停留在别人的书里,那是知识,知识只有经过反复训练才能成为能力。这个作文知识是怎么转化为作文能力的,转化中会出现什么问题,哪些问题是正常的,到了下一阶段自然会消失的;哪些问题是当下必须要解决的,哪些问题是现在没法解决的,要等到以后再解决的,这一方面来自教学经验的积累,另一方面还来自语文老师自己的写作实践,比如讲场面描写, “一人主角的场面”“多人平均用力的场面”“旁人衬托主角的场面”,老师都有自己的写作甘苦,教起来也就顺手拈来。老师的“教”成了聊自己的写作经验,学生一般不会枯燥。

(2)老师要用儿童一听就懂的话讲作文技巧。技巧可以讲,却不能照搬教参上、杂志上、专著上的话,上面的话是讲给成人听的。要对自己有一个要求,不在作文课上讲所谓的术语。像语言的重复,起一个“少年痴呆症”的名字,学生一听就笑,一听就记住了。讲“写生动”,跟学生说“变化就是生动”,写说话句不老用“说”字,写擦桌子不老用“擦”字,写扫地不老用“扫”字,那就是生动。讲“写具体”,跟学生说,就是“按住一个地方使劲打”,拳打,脚踢,膝顶,头撞,嘴咬,反正,能使上劲的地方都用使上。这样的话,儿童很容易懂。听得懂的作文课就是想听的作文课。

(3)每一堂作文课都要有一个清晰的小内容,一学就能上手。写人的作文一般要涉及到外貌描写。外貌描写要分好几次教,如,那些总在争功的“五官”——五官只抓一个;那些该写却没写的“五官”——五官都写,如围绕胖来写;那些总被忽略的“第六官”——外貌描写不写五官写其它;那些跟特点没关系的外貌——外貌与特点相匹配;那些总在第一段的外貌——外貌什么时候写;那些写一次就消失了的外貌——外貌可以分几次写。第一次教外貌,“那些总在争功的‘五官’”就可以了,这么一小点,学生学得会,学会了下次再教新的。每次都有一个小小的新东西,绝大多数的学生跳一下都能学会,学生就越学越有信心,越学越想学。

(4)“学得会”“听得懂”的几种常见手段。第一种,对比。什么是好的语言,什么是坏的语言,两段话一出示、一对比,清楚了。什么是写具体什么是不具体,什么是生动什么是不生动,两段话一出示,一对比,清楚了。“先写后教”,用学生写出来的例子,好的坏的一比较,不只一目了然,那些例子都来自自己的班、自己的伙伴,作者就在身边,上课自然不会打哈欠。第二种,类比。老师要能用身边的人、事、物来讲解作文技巧。讲抓特点,一起来欣赏人物漫画,学画人物漫画;讲选材,从课桌的材料说起,哪个材料值钱,哪个材料不值钱;讲事例的搭配,就用穿衣服的搭配、炒菜的搭配来解释。第三种,演示。讲对比,班级最高最胖的人跟班里最矮最瘦的人站一起;讲细节的“细”,就用针和勺子来演示,明白针虽细小却有穿透力。第四种,视频。能够流传的视频,要符合两个特点,一是选材,二是拍摄手法。悬念、倒叙、对比、反复等等的手法,好看的小视频都能成为很生动的例子。

要有趣地教写作技巧,最重要的也未必是“教”的本身,而是“教”的那个人。教的那个人要好玩、要有趣。让自己成为一个好玩的人、有趣的人、儿童喜欢的人,这才是“有趣地教作文技巧”的根本。做一个有趣的人,那不是技巧,那也许也没有技巧。很多老师听到一个有趣地教写作技巧的例子,到了自己的课堂往往画虎不成。哪怕到自己的课堂一试也很有趣,那么你还要看是否有效。“有趣”而“学不会”,课堂上热热闹闹,课后愁眉苦脸,并不是一线真正的需要。退而求其次,求听得懂,求学得会。还是那句话,学得会的作文课就是有趣的作文课。

三问:作文批改用时多、实效低,怎么办?

一篇作文看两遍、写好眉批和总体,要5分钟。50篇作文要250分钟,相当于4个小时高强度脑力劳动。很多语文老师,实在躲不过去了,要写下一次作文了,上级部门要检查了,才硬起头皮批作文。不过,我们还是要说一句被语文老师痛骂的说,批一次作文花4个小时,实在不算多。作文一般两个星期写一篇,老师两个星期批一回。语文老师每天批课堂作业,50个学生40分钟,平均每个作业本0.8分钟,不多;回家作业也要40分钟。每天批改作文之外的作业要1小时20分钟(还不包括批订正的作业),一周下来6个小时,两周下来12个小时(这还不包括双休日的作业)。跟阅读教学相关的作业,作文批改的4个小时,只是别的作业的三分之一,真不算多。

为什么大家都抱怨作文批改,而不抱怨其他作业的批改?

原因1:没有分散批改。其它作业都是分散的,每天批改1个小时,不觉得太累。作文的批改,很多老师集中在一起,一个下午批得头昏脑涨。50个作文本,每天批10本,一个星期批完,会轻松不少。规划得细些,上午批五本,下午批五本,五天批完。再精细些,早读时批3本,上午的课间批2本,下午的课间批2本,下班前批3本,五天批完。一座大山分几次搬,每天都规定自己搬多少,就不会觉得用时特别多,也不会觉得特别累。1984年,名不见经传的山田本一出人意外地夺得了东京国际马拉松邀请赛的世界冠军。10年后,山田本一解密自己的成功,每次次比赛前,山田本一都要乘车把比赛的线路仔细地看一遍,并把沿途比较醒目的标志画下来,比如第一个标志是银行,第二个标志是一棵大树,第三个标志是一座红房子…… “40多公里的赛程,就被我分解成这么几个小目标轻松地跑完了。”山田本一说,“起初我并不懂这样的道理,我把我的目标定在40多公里外终点线上的那面旗帜上,结果我跑到十几公里时就疲惫不堪了,我被前面那段遥远的路程给吓倒了。”批改学生作文要像山田本一那样“用智慧战胜马拉松”。

原因2:批改没有效果。其它作业,错了就订正,订正好了有看得见的进步。作文批改花了那么多时间,老师的辛苦付出就像扔进了大海里,连个水花也看不见。久了自然不想干了。谁愿意周而复始地去干没有希望的事呢?“负担”这个事情,主要看他的热情。打篮球那么辛苦、那么热、那么累,搞不好还会受伤,男生就是乐此不彼、心甘情愿地要去“受苦”。怎么让“批改”这个工作在学生身上看到成效?我们的建议是——要明确批改目标。四年级的老师是从四年级的100分的作文要求去批改的,五年级的老师是从五年级的100分的作文要求去批改的。这不对。四年级上学期第一次作文的批改要求,跟四年级上学期最后一次作文的批改要求完全不一样,更别说跟四年级下学期最后一次作文的了。批改的目标应该是从这一次的作文出发。很多老师烦作文批改,是不知道批改从哪里下手。这其实是没有明确这次作文的批改要求,再往前追溯,那就是没有明确这次作文的要求。这次作文的要求是写好连续的动作,那就主要批改这个部分,其它的可以放一放;下次作文的要求是写好一个场面,那就主要批改场面描写这个部分,其它的可以放一放……分得越细,目标也就越细,学生也就越容易掌握,老师的批改也有针对性。

原因3:老师常带着显微镜、放大镜批学生作文。作文批改的目的首先是要发现学生的长处,让学生明白自己的长处在哪里,沿着自己的优势打造自己、成就自己。长处找到了,发扬了,不补短也行。扬长就是补短,扬长就是最好的补短。一个人的长处长了,短处就不叫缺点,而叫特点。小孩子的写作不可能完美,能有自己的脾气自己的特点那就是完美。每次的批改都能发现一个又一个优点,一次作文批改下来发现了一箩筐的好标点、好词语、好题目、好句子、好开头、好结尾、好细节、好片段,老师就会越批越开心,越批越想批。学生看到自己的作文这里有优点、哪里有优点,也就越来越想写,越来越期待看到老师返回的作文本。

老师不愿批改学生作文,还因为学生写出的作文千篇一律,味同嚼蜡。这又是另一个大话题,就此打住。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