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率先试点全面放开生育政策,是可取的一招

东北率先试点全面放开生育政策,是可取的一招|沸腾

原标题:东北率先试点全面放开生育政策,是可取的一招|沸腾

媒体:东北率先试点全面放开生育政策,是可取的一招

东北率先试点全面放开生育政策,是可取的一招

2020年2月26日,患有新冠肺炎的产妇通过剖腹产顺利产下了一名未受感染的新生儿。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东北要率先放开生育限制?

别怀疑你的听力。这可能是真的。

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官网2月18日消息,该委根据工作职能,已就全国人大代表《关于解决东北地区人口减少问题的建议》作出答复。

国家卫健委认为,代表在建议中提出“建议国家率先在东北地区全面放开人口生育限制”对我委工作很有参考价值,东北地区可以立足本地实际进行探索,研究实施全面放开生育政策需要配套出台的文件;评估政策变动的社会风险等等。在此基础上,提出东北地区实施全面生育政策的试点方案。

问题来了:为什么是东北率先试点?国家卫健委的答复,又释放了怎样的信号?

东北率先试点全面放开生育政策,是可取的一招

▲国家卫健委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9839号建议的答复,图/国家卫健委官网。

东北三省人口进入负增长阶段

该代表提出“建议国家率先在东北地区全面放开人口生育限制”,是基于几点事实:

第一,东北三省的人口均已进入负增长,人口流失严重。

第二,东北三省的人口老龄化程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养老保险基金已经收不抵支。

第三,东北三省的生育率极低,几乎是全国垫底。

这并非无本之木,也就“为什么是东北”问题给出了答案——东北三省人口负增长,人口流失严重,已经成了不容小觑的社会问题。

统计数据显示,辽宁省2019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80‰;吉林省2019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85‰;黑龙江省2019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01‰。

虽然东北三省2020年的人口数据尚未公布,但大概率也是延续人口负增长态势。

此外,近几年,东北三省的常住人口一直在减少。2018年,全国31个省区市常住人口中,只有4个省市出现负增长,除了北京,就是东北三省。

从2014年至2019年,黑龙江省人口减少了81.7万,吉林省人口减少了61.65万,辽宁省人口减少了39.7万。

还有,东北三省人口老龄化严重,养老保险基金已经收不抵支。

2019年,辽宁省65岁及以上人口比重为16.2%,吉林省65岁及以上人口比重为13.93%,黑龙江省65岁及以上人口比重为13.8%,而全国65岁及以上人口比重为12.6%。可见,东北三省的人口老龄化程度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由于人口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养老负担越来越重,近年来,东北三省的养老保险基金已经收不抵支。

2018年中央出台养老金中央调剂制度,各省统一上缴一定比例的养老金,这些养老金再通过下拨的方式转移到各地方。东北三省连续数年都跻身中央调剂金的最受益地区。

财政部发布的2020年中央调剂基金年度预算显示,2020年中央调剂金达到7398.23亿元。其中,辽宁省净收益555.58亿元,黑龙江净收益485.56亿元,吉林净收益145.19亿元。东北三省的净受益达到1186亿元,占总受益省份金额的六成多。

“生”和“育”是两个问题,但放开生育限制仍有必要

消息出来后,很多人欢呼,也有些人心存疑虑:东北三省生育率极低,即便全面放开生育,也难以提升生育率——毕竟养育成本高、生活压力大,让人们生,他们也未必愿意生。

该观点不乏启示意义:“生”和“育”是两个问题,有些人不愿“生”,其实是担心“育”。

这并不能导向“东北三省放开生育限制是做无用功”的结论,恰恰相反,表明了东北三省放开生育限制非但必要而且紧迫。只不过,在此基础上,还有必要降低养育成本,做好生育服务。

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的总和生育率分别为0.74、0.76、0.75。这意味着,东北三省平均每个育龄妇女所生的孩子数还不到1个,该数据低于全国大部分省级行政区。

既然很多夫妇一孩二孩都不想生,更何况三胎呢?在此情况下,要以“放开生育限制”带动“提高生育意愿”,还得做好配套服务。

要想提高民众的生育意愿,归根究底,还是要降低生育、养育和教育成本。

网上常常有人抱怨,不是不想生,而是不敢生。因此,要想让民众愿意生,还是要提升生育政策的作用,让生育政策真切地为民众托底。

需要指出的是,超低生育率不仅仅是东北的问题,其他地区也存在类似问题,只是全国的低生育率状态比东北要滞后十年左右而已。

从2017年至2019年,全国出生人口已经“三连降”。2020年全国出生人口数据虽然尚未公布,但从一些地级市公布的出生人口数据来看,2020年出生人口普遍下降10%以上,个别地区的出生人口下降幅度超过20%。

2月8日,公安部网站发布《2020年全国姓名报告》,其中提到:“截至到2020年12月31日,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

而《2019年全国姓名报告》显示,截止2019年末,2019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179万。同口径对比,2020年已落户的新生儿比2019年减少了175.5万人。

十九届五中全会首次提出“增强生育政策包容性”,并提出“降低生育、养育、教育成本”。这意味着,面对出生人口不断下降的新形势,生育政策需要包容各种生育形态的家庭(包括三孩、四孩家庭)。

就目前形势看,通过一“升”一“降”——提升生育政策包容性,降低生育、养育、教育成本,扭转出生人口不断下降的趋势,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也需要及时采取措施。

而让东北三省率先放开生育限制,就是可取的一招。

何亚人口学者

编辑:陆玖 实习生:祁倩倩 校对:陈荻雁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