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菲8登陆-首页【1.1.1】

拉菲8登陆【QQ223345】原标题:少年齐克锄奸记

拉菲8登陆-首页【1.1.1】

少年齐克锄奸记

贺惠邦

开头语:齐克,是我岳父,老红军,鲁南郯城县早期老党员之一。他生于中国共产党诞生前的1917年正月,2016年9月去世,享年百岁。他很小就投身革命。“自古英雄出少年”。在他十七岁的时候,就受党组织的委托,干了一件轰动苏鲁特区的大事:清除叛徒杨文汉,为苏鲁特委书记唐东华报了仇。现根据其生前口述和郯城县有关资料写成此文,让后人了解这段历史,既是对他的纪念,也是向建党100周年献礼!

1934年齐克十七岁。

十七岁,现在说来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大孩子。但那个时候,十七岁的齐克,已经是革命老区临沂郯城县一名地下共产党员。他接受了郯城县委书记刘之言交给的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秘密处决叛徒杨文汉。

(一)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要弄明事情的来龙去脉,还得从头说起。

拉菲8登陆【QQ223345】

齐克原名齐素贤。1917年生于山东郯城县马头镇和平街一个普通人家。这个地方靠近沂河,交通方便,多数人家以做小买卖谋生,他家也不例外。他父亲开了个小店铺,以做小买卖维持生机。日子过得尚可。他小时候很聪明。父亲很想培养他,让他走“学而优则仕”的道路通过读书,谋个一官半职,为老齐家光宗耀祖。所以在他不到七岁的时候,就被送到当地文化名人于霭君办的“求是小学”读书;课余时间习武,以求“文武双全”。1929年“求是小学”改名为“马头镇第三小学”(简称“马头三小”),他便由初小班升入该校高级班学习。期间遇上了在该校任教的地下党员刘之言老师,成了刘的爱徒。开始接触进步的革命思想,并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郯城县当时屈指可数的地下党员之一。

刘之言原在济南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因在济南无法生存而被迫回到老家,以教师身份作掩护,继续从事进步活动,发展党员,建立基层组织,但与上级党组织暂时失去了联系。

1932年4月,苏鲁特委书记唐东华受上级党组织安排到鲁南开展革命工作。一个偶然机会他认识了齐克。当时郯城这一带革命活动处于低潮,但唐发现马头镇墙上有革命标语和进步口号,认定这里有地下党组织。后经齐克等人牵线,唐东华与刘之言接上了头。刘之言重新找到了上级党组织,非常高兴!他在鲁南发展的党员和基层党组织得到苏鲁特委承认;并于同年十月,在唐东华的帮助下,建立了第一届中共郯城县委,他任县委书记。这时,齐克成了刘之言的得力助手,协助刘传达上级指示,开展革命宣传活动,教唱和指挥演唱革命歌曲。

展开全文

拉菲8登陆【QQ223345】在苏鲁特委书记唐东华的领导下,鲁南地区特别是郯城县马头镇一带,革命活动又渐渐由低潮转向高潮,引起国民党反动派的恐慌,千方百计地进行威胁、利诱。在敌人的威胁利诱面前,混进党内的汉奸杨文汉向敌人告密,唐东华不幸被捕,惨遭杀害。

苏鲁特委书记唐东华的牺牲,给刚刚活跃起来的鲁南地区特别是郯城县革命工作造成很大的损失。党内的同志都感到非常悲痛,刚入党时间不长的年轻新党员齐克更是义愤填膺。上级党组织决定,一方面化悲痛为力量,继承唐东华同志的遗志,继续努力开展革命工作;另一方面想办法处决叛徒,为唐东华烈士报仇!

(二)

要铲除叛徒杨文汉,是一项十分艰险的任务。

杨文汉由于出卖唐东华有功,他一方面得到了郯城县国民党反动政府的奖赏,成了当地的“土皇帝”。另一方面,他怕遭到报复而加强自身的防护,警惕性极高,一般不单独活动,而且他长的身强力壮,要除掉他并非易事。

如此艰险的任务交由谁来完成?当苏鲁特委把这一任务交给郯城县委之后,县委书记刘之言深感责任之重大。县委经过反复研究,最后决定把这一重任交由齐克来完成。这主要考虑到齐克的以下四个条件:

一是其党性觉悟高,对党赤胆忠心。

二是其智勇双全,有文化,会武功,个头高,有力气。

三是当地人,情况熟,人脉广。

四是年龄小,只有十七岁,不引人注意。

齐克早已对叛徒杨文汉恨之入骨。当组织上把这一艰巨的任务交给他以后,他一方面感谢组织对他的信任,另一方面感到责任重大,他向组织上表态:一定出色地完成任务!

他经过几个昼夜考虑,认为要完成这一艰巨任务,必须要有个好的助手。为此,他建议让他高小时的同学、地下党员朱继真做为辅助。朱继真是马头镇人,与齐克从小一起长大,上学时学习很用功,成绩优秀,戴着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个子不高,但为人很义气,爱憎分明,性格直爽。与齐克可以说是生死之交,由他做帮手是最合适的人选。

得到组织上同意之后,他们二人便开始筹划。

他们深知“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道理。为此,首先要摸清杨文汉的特点和活动规律。

他们为了摸清杨文汉的特点和活动规律,主动与杨文汉身边的杂役人员交“朋友”,得知杨有一个特点:喜欢嫖娼。他在星期六晚上经常到其情妇那里过夜,第二天一早必经河边一片小树林回去。

摸清杨的活动规律以后,他们便商量选一个星期六的凌晨四点多钟行动,地点选在靠近那片小树林里。这里便于隐蔽,是伏击杨文汉的好地方。

1934年深秋的一天,他们得到可靠情报,星期六晚饭后杨文汉到他情妇家里去了。于是,抓紧做好准备,于凌晨三点多钟赶到小树林草丛中埋伏。为了不露任何信息,他们决定不从街上进小树林,而从河西泅渡过去。那时已是深秋,河水既深且凉。但他们早已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处,冒着生命危险,泅渡到河东对岸。但要进入小树林还要爬上一个三米多高、近九十度且十分滑的陡坡,很难爬上去。于是两人便相互扶持,用两手抓着坡上的缝隙,好不容易爬上去。

上去以后,天色尚早,到处一片漆黑,他们便埋伏在小树林的草丛里,“守株待兔”。

这是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执行这样特殊的任务,心在激烈地跳。但他们知道,必须保持冷静,不能有半点疏忽。时间过得特别慢,像凝固了一样,每等一分钟都似乎过了半天,快到凌晨四点了,杨文汉还未出现,性急的朱继真有点耐不住了。齐克让他一定要耐心坚持。大约又过了近半个小时,一个人影终于从远方出现,定睛一看,果然是杨文汉。他们已做好充分准备,待杨文汉走到小树林时,齐克猛一下子冲出来,使出全身的劲,一绊子把杨打倒在地,便与叛徒扭打起来。朱继真趁机把杨腰间的手枪夺过来。杨文汉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打蒙了,但他毕竟是见过世面的老手,很快冷静下来,拼命的垂死挣扎。两人在草地里扭打翻滚,都使出了浑身解数,欲置对方于死地,最后都没有劲了,还是死死地抓着对方不放。站在一边的朱继真,因在夺枪过程中,眼镜被打落了,他是高度近视,又加天尚未明,他几乎什么也看不清,无法向叛徒开枪,怕误伤了齐克。怎么办?这时候,他急中生智,在黑影里用手使劲地揪着一个人的耳朵问:“这是谁的耳朵?”齐克说:“不是我的!”他一听不是齐克的,便果断地开了枪,把叛徒杨文汉打死了。

一场惊心动魄的锄奸战斗就这样胜利结束了。这时天已渐渐放明,他们不敢停留,抓紧处理好现场,赶快渡河离开。

第二天,他们向中共郯城县委汇报了锄奸的过程,县委书记刘之言高度赞扬了他们的英雄行为,并报告苏鲁特委,受到表彰。

叛徒杨文汉被处决,极大地鼓舞革命士气,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整个郯城县革命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国民党反动派岂肯罢休!他们派人到处明查暗访,但均无结果。为了躲避敌人的搜捕,事过不久,齐克与朱继真便遵照党组织的决定,带领郯城县马头镇二百多青年参加了革命武装,开始了新的战斗!

2021年2月于山东潍坊

(本文作者:中国当代著名毛体书法家、毛体书法新流派首倡者,世界文化名人)

(图文无关)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